百田奥雅之光

      奥雅之光美文 收藏
      游戏攻略
      公主魔法学院攻略
      |
      魔法贵族学园攻略
      |
      圣泉魔焰最终之战S级攻略
      |
      奥雅微信签到得礼
      热门英雄
      萨图
      |
      糖糖
      |
      沐风
      |
      莉莉安
      |
      艾伦
      |
      治愈楚天
      |
      礼物公主欣欣
      |
      落音亚斯兰
      |
      卡米拉
      热门服饰
      荆棘女王套装
      |
      杀戮女神套
      |
      烧烧烧军团单品
      |
      不落莲套装
      |
      绿光女神套装
      |
      瓶中精灵套装
      |
      地狱之王套装
      |
      爱琴海花嫁套装
      热搜: 梦境师 辉煌宫 拍卖行 年费

      奥雅美文

      你当前的位置:奥雅之光>奥雅美文>索尔第七章
      投稿 教你写美文

      索尔第七章

      作者:索尔第七章    来源:100bt.com    时间:2013-10-19 13:380
      第七章 论面瘫的腹黑程度 由于不是上课时间,宿舍漏水事件很快引来诸多人围观。 要说宿舍楼也真是可怜,窗户一扇不落地碎了不说,就连据说是由防御八级地震的特殊材
      第七章  论面瘫的腹黑程度

      由于不是上课时间,宿舍“漏水”事件很快引来诸多人围观。
      要说宿舍楼也真是可怜,窗户一扇不落地碎了不说,就连据说是由防御八级地震的特殊材料制成的墙壁也被钻出了好几个大洞。高压的水柱不停地从里向外喷,活生生一大型喷壶。
      于是拜喷出的水柱所赐,围观的众人免费洗了个凉水澡。
      世界真美好。
      呸!才怪!
      不到三分钟,距离宿舍楼不远处的传送魔法阵便突然变亮,紧接着,银头发绿眼睛的男人最先出现,之后是各个年级的老师们。
      男人带着老师们风风火火地杀进人群,穿着制服的保安大叔手拿喇叭冲围观人群喊道:“麻烦各位让一下!这里必须尽快处理!”
      呼啦一下,人群就散开了。
      入口处积满了水,还不断有水从里面流出来,不过已经有减少的势头了。
      这样的景象让站在最前面的男人的眉头皱得老高,他只好拿出魔杖念起繁琐的咒语,半透明的防御结界立刻展开,做完这些,男人率先走了进去。
      “可恶,这究竟是谁干的?”衣阳好不容易排开走廊的水,电梯进水了不能用,他只好走楼梯。
      一边恨恨地想要好好惩罚一下始作俑者,一边努力感受空气中水元素的变化趋势。衣阳最终把目标锁定在十五楼的西侧走廊。
      你妹,这也太高了点吧?!
      于是敬爱的副院长大人嘿咻嘿咻地开始爬十五楼。
      刚冲进去,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被水包裹在内的男孩正静静地浮在半空,白皙的脸庞让人联想到奶油蛋糕的色泽,淡蓝色的发丝随水的缓慢流动轻轻摇摆。男孩似乎是睡着了,唇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乖巧的似沉睡中的婴儿。
      衣阳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天使。
      什么乱七八糟的!
      衣阳甩甩头,向着男孩走去。
      看样子让宿舍变成“水壶”的罪魁祸首应该就是这家伙。
      衣阳走到水球下方站定,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触碰这个看起来连战斗力都不到五的水障。
      突然他脑袋里冒出个想法——尼玛被困在水里都不用呼吸的吗!万一憋死了怎么办!
      于是本着救人外加深入了解情况的原则,衣阳抬手就是一道风刃,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冲着水障挥了过去。
      然后就听见“哎呦”一声,索尔的屁股和大地母亲来了个亲密接触。
      “痛……”索尔捂着屁股眼泪汪汪,他的屁股好像和大地很有缘?
      接着,索尔抬头就看到了一脸戒备的衣阳。
      一阵大眼瞪小眼后,衣阳才发现自己的风衣被水打湿了大部分,脸立刻“唰”地黑了一大片。
      你妹!这件衣服昨天才买的!
      “呃,你好啊,大哥哥。”索尔维持着坐在地上的姿势和衣阳打招呼。
      衣阳嘴角抽搐一下,面前的男孩看似乖巧,但他可不是正太控。
      何况宿舍还被这个小家伙搞得乱七八糟。
      于是在沉默一阵后,衣阳便很不客气地开始了连珠炮的质问:“你叫什么名字?不知道安琪拉学院内禁止使用大型魔法吗?!你是哪个班的?魔法课老师是谁?还有你的家长没告诉你要遵守学院制度吗?明天!不,晚上!今天晚上放了学就带我去见你家长!”说完后似乎觉得还少了点什么,又补充道,“我是安琪拉学院副院长——衣阳。”
      恭喜诺亚中枪。
      衣阳似乎很生气的样子,但他却没注意到此时的情况更糟。
      “呜……”索尔的大眼睛里蓄满泪水,眼看就要哭出来了。
      卧槽!竟然哭了?!
      “对……对不起……呜呜……”索尔眼睛一闭,终于哭了出来,“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呜……真的很抱歉……”
      “你别哭啊!”衣阳愣在原地。
      尼玛这是什么节奏啊!摆明了是我欺负他?
      眼瞅着索尔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眼泪跟漏水的水龙头似的怎么止也止不住,衣阳彻底抓狂。
      然后,就听见那边的楼梯处传来此起彼伏的脚步声。
      救助的老师来了!
      衣阳这边,索尔还在哭。
      衣阳怎么劝也没有用,为了避免在其它老师面前丢脸,说他欺负正太,衣阳只好给索尔的眼睛加了个“暂停”魔法,索尔总算不哭了。
      由于事情比较严重,还有其他事情要干,衣阳便让索尔先回教室上课,放学后再找他好好谈谈和“家长”见面的事。
      趁老师们还没来,衣阳要过索尔的学院徽章后就把他传送回了教学区。
      传送魔法的光芒刚消失,老师们就上来了。
      “副院长,您怎么在这?”一个专门教授礼仪课的老师一脸疑惑,然后几位老师七嘴八舌地开始汇报情况,“宿舍楼损坏比较严重,索性住在这的学生们都没有大碍,有几个学生昏迷,不过已经送到医务室了,伤的不太重。室内积水太多,我们已经把学生们都疏散到楼下去了,总体情况还算乐观。”
      “不过,这栋宿舍楼要重修了。”最后,年级主任做总结。
      “……”重修就重修吧,安琪拉学院不差这点钱。
      不过想到刚才的男孩,又联系老师们的汇报,衣阳觉得太阳穴很痛——他还没见过有能把宿舍楼破坏的这么厉害的大型魔法!当然,衣阳没见过不代表没有,但他还是有点吃惊。
      “副院长?副院长?”年级主任看着衣阳风云变换的脸,心想副院长是不是被吓傻了,又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副院长?”
      “?”衣阳目光呆滞地盯着年级主任。
      年级主任顿时惊悚了——今天副院长是怎么了?
      “呃,您有什么发现吗?”年级主任问,又加上一句,“院长最近比较忙,恐怕没时间管这件事。”
      “好,这件事就交给我了。”衣阳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很快就到了放学时间,索尔刚走出班级,就看见衣阳在等他。
      “衣阳副院长,我……”索尔刚想说话,衣阳便打断了他,“走吧,带我去见你家长。”
      “好吧……”
      其实索尔只是想让衣阳帮他解除那个魔法……眼泪流不出来好难受嘤嘤嘤……
      索尔郁闷了。
      不过说到家长,诺亚真的只是家长吗?
      之后的事是衣阳一生的痛处,以至于后来每当他见到索尔都要躲得远远的。这件事甚至还上了第二天的校报。
      【咳咳,你问什么事?魂淡!我们衣阳副院长可是很注重形象的!我才不说!
      啥?砸了楼主?我错了!】
      这件事还要从索尔带衣阳使用传送晶卡回家后说起。
      “我记得一年级好像还没开始学传送魔法……”不等衣阳疑惑完,这间房子的布局立刻让他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黑……
      卧槽!这不是诺亚的家么!这特么是什么情况谁能告诉我啊魂淡!
      好吧,现在到揭老底的时候了。
      由于当年诺亚发明的晶卡风靡全奥雅,当时对此异常着迷的衣阳便经常出入于诺亚的卡片作坊。久而久之,衣阳和诺亚就成为了好基友【划掉】好朋友。当然,这只是衣阳单方面认为的,诺亚对他和对其他人并没什么不同,该说俩字说俩字,该面瘫还面瘫。不过每当有新的晶卡发明出来后,诺亚总是会带衣阳去自己家,为的就是试验新晶卡。
      当然,八卦的记者们总是喜欢在奥雅王国里挖点什么出来,而人气不亚于英雄神殿四人组的诺亚当然也成了YY对象。
      于是诺亚带衣阳去自家试验晶卡的第二天,一篇名为“奥雅大众男神心有所属,无数女性涕泪横流报复社会”的新闻作为头条登上了奥雅日报娱乐版的封面。
      文章下面还附赠一张照片,正是衣阳和诺亚并排行走的背影。
      衣阳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而诺亚则是面无表情的把报纸丢进了垃圾桶,并请了年假。
      最后主编顶着满头包用几乎是爬的姿势到诺亚家道歉,并保证绝对不会有下次,诺亚这才重开卡片作坊。
      不过受了那次的影响,衣阳再也不敢去找诺亚了。
      于是再次来到这,衣阳能不纠结么!
      不等衣阳纠结完,站在他旁边的索尔眼泪立刻流了出来,其凶残程度不亚于山洪爆发!
      要知道,诺亚的家被诺亚设了层强力的守护结界,无论是谁只要进去他家,任何魔法都会瞬间失效……
      这还不算悲催的。
      啪嗒!不远处的浴室门打开了。
      然后……然后只围了一条浴巾的诺亚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卧槽!这是演的哪门子戏!
      不过在看到诺亚的下一秒,衣阳立刻当机。
      绿色的半长发松散地披在瘦削的两肩,白皙的皮肤毫无瑕疵,几乎和女人一样纤细的腰部曲线,只是看起来更有力量,瘦弱的两臂微微弯曲垂在腹部。再往下看,修长白嫩的双腿还残留着未干的水珠。
      尼玛诺亚你洗完澡只围一条浴巾不怕走光吗!
      此时衣阳很想这么吐槽,但他立刻意识到了自己在做什么,脸“腾”地一下红了。
      索尔因为魔法解除的关系流了满脸的泪,但他实际上并不是在哭,只是重复暂停之前的动作。所以当他看到诺亚就这么站在他面前时,也和衣阳一样,脸色唰的通红起来。
      “你们?”诺亚好像刚发现二人的存在。
      诺亚你的反应神经是有多慢啊!
      诺亚好像不知道他此时已经造成了多么大的杀伤力,仍是疑惑的盯着脸色通红的二人。
      “我……我……你……”衣阳结结巴巴地想要解释,但又不知从何开口。
      当诺亚的目光移到索尔泪痕未干的脸上时,面无表情的脸上似乎僵了一下,然后他把视线放在衣阳身上,淡淡的问:“他,哭了?”
      “啊?”衣阳又是一愣,为什么他有种一说实话就会死的很惨的感觉?
      但要是不说实话诺亚这关也过不了,所以衣阳艰难的点了点头,颇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呃……是的……”
      “……”诺亚沉默。
      下一秒,他直接把索尔传送到了门外。
      “啊嘞?这是怎么回事?”索尔瞧见熟悉的大门,连忙贴上去听声音。
      留在室内的衣阳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欲哭无泪的往地上一蹲,一副自暴自弃的模样。
      一只纤细白皙的手伸到他面前,衣阳抬头,正好看见诺亚的脸逆着日光灯正看着他,眼神异常温柔。
      衣阳再次觉得自己看到了天使!
      他毫不犹豫地抓住诺亚递来的手,满心愧疚正打算为以前的事道歉时,诺亚手腕的力道突然变了,他一下子把衣阳整个人压在了墙上!
      “诺……诺亚?”衣阳已经完全凌乱了。
      “索尔,是你,弄哭的?”不擅长语言表达的诺亚断断续续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衣阳立刻当机。
      “……”
      沉默代表默认。
      诺亚沉默三秒后,突然笑了。
      嘴角微微上扬,祖母绿的眼睛里盛满了温柔,在未干的绿发下显得极为诱惑。由于是刚洗完澡的缘故,诺亚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味,更是击打着衣阳的神经。
      然而就在衣阳沉浸在诺亚极为难得的笑容里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个成语——笑里藏刀!
      “你……你想干啥!?”
      “……”
      “你别过来!”
      “……”
      于是趴在大门上听动静的索尔只听到以上对话,准确的说是只听到了衣阳单方面的叫声。
      大概十分钟后,着装正常的诺亚面无表情的打开门迎接索尔,索尔进门后看了半天也找不到衣阳的影子,便问:“衣阳副院长呢?”
      “回家。”诺亚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接着指着桌子,“吃饭。”
      喂喂不是说过不能吃饭的吗!
      第二天,衣阳非常肯定的宣布这次宿舍漏水事件是因为楼内排水管道坏掉的缘故,还谴责相关负责人没有做好本职工作,并一口咬定自己脸上的淤青是由于不小心磕着了才导致的,绝对不是被人揍的。
      事实证明,惹索尔哭的就算是自家基友【划掉】朋友也不行!
      分享到:

      看完这篇小说你有啥感想?已经有人表态